我为什么这么可爱

玩娃娃。偶尔写写小文。基三魔道各种。基三唯满侠秀太。我儿最可爱不服憋着!!

孩子:鬼契蒲公英
毛:peterpen 小贵妇奶白
衣服:arkimi小恶魔
儿子真的超级无敌可爱!

【剑三/佛秀】三愿(一)
“大师,这是今日抄写的经文。”楚笙将一沓经文放在桌案上。对着面前佛像拜了三拜。
“阿弥陀佛,小施主今天比往日早了。”
楚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问:“大师,道悟在哪?”
“道悟此时该在后院打扫了。”
话音刚落,楚笙便施展轻功跑没影了。大师依旧闭着眼睛,摇头笑了笑。
而正在院子里打扫的道悟突然见眼前衣袂翻飞,一抹水色粉红闯入眼底,带起一阵和缓暖风。
楚笙轻功落地,正好踩在了道悟扫的那堆落叶里。
……
“啊!”真扎脚。
楚笙连忙闪开,广袖又是一甩,这一甩几片落叶兜头就盖在道悟脸上。
刚打扫干净后院顿时变成一片狼藉。
道悟气红了脸,却还是低下头从头开始打扫。楚笙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蛋,走过去抓住道悟的扫帚。
“呆和尚,对不起昂,我不是故意的。我帮你扫好不好。”
扫帚抵在了楚笙的脚尖,“借过。”道悟道。
“哎,你这呆和尚,真没趣。好吧好吧,帮你你还不接受,那我不平白添乱了,扫完之后我们去找些乐子好不好?”
楚笙扯了扯他的脸蛋,又捏了几下。道悟抬头,一双眼睛直直瞪着他。
“怎这般没修养呢,问你话呢呆和尚,究竟是好还是不好?”
道悟冷冷地道了句,“不好。”继续低头扫地。
楚笙撇撇嘴,打算继续死缠烂打。
“不怕啦,我们可以神行千里,耽误不了多少你修道的时间。玩一会就回来啦,不会让你师父知道的。”楚笙抓抓他的脸,道悟一手拍来继续扫地。
“我们去抓马好不好!我正好缺匹马,师父也没送我呢。你说抓啥呢,听别人说小绿就挺不错的!”楚笙扑过去被道悟一扫帚拍开,然后继续扫地。
“你不喜欢抓马啊,那我们去钓鱼好不好?还是说你喜欢挖宝?看风景?放烟花?名剑大会?”楚笙依旧死缠烂打拽着道悟的衣角,跟着他的扫把将后院走了个遍。
“你要是不喜欢,那我们哪都不去了,我在这看着你总行吧……”
道悟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只见少年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模样,却掩盖不了方才说话语气中那满满的失落。
“楚笙……你有哪些地方想去看的……”
楚笙眼睛一下子睁得圆溜溜的,“呆和尚,你喊我的名字了……”道悟避开视线,耳根微微泛红。
“我先去跟师父说一声……”
楚笙笑着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。
……

先写着一段(๑•ี_เ•ี๑)a太久了,后面的等我先想想怎么写ಥ_ಥ最后,秀太最可爱!!

【明月清风晓星尘 傲雪凌霜宋子琛】

(๑•ี_เ•ี๑)就随便写写
ooc我的

负霜华,行世路。一同星尘,除魔歼邪。
这么多年来,宋岚负霜华拂雪、带着晓星尘与阿箐的魂魄斩妖除魔漂泊无处,他明白了许多事,也看淡了许多事,心中的执念便只剩下一个人。颠簸了这么长时间,这世间妖魔何其多,又岂能除尽。他多少有些疲乏了。
想起自己与星尘的心愿——自立一个轻血缘传承,重志同道合的门派。他又回到了他从小长大的那间道观。
被薛洋屠观之后,他花了不少精力把这里收拾了一下。可是毕竟两袖清风,身上并无太多钱财,若非得人相助,这里恐怕还是满目疮痍。
如今,又时隔一年,内心的伤痛会随时间消减,可是仍有些感伤。
这里已然杂草丛生,还有些高大的树木拔地而起。
宋岚才发现此处灵气充足,不如就在此安家,再建一处灵池,好好安养星尘与阿箐的魂魄,或许,他们还能重新回到这世上。
他不知道星尘还是否愿意回到世间,可他想对星尘说那句话。
抱着这样执念,宋岚开始忙碌,并没有打算大修土木,大多保留了原来的建筑,历时一年多终于建成。
宋岚来到灵池,拿出两个跳动的锁灵囊,小心翼翼地将两个支离破碎的魂魄放入灵池。
然后将门派事物交予人打理,自己便去闭关修炼了。
宋岚希望下一次他睁开眼的时候,星尘也一同醒来。
三年之后。
“宋师尊是今日出关吧?”两个弟子练剑是底下窃窃私语。
“是该出关了……”另一名弟子道。
“啊……我都还没见过宋师尊模样……”
宋岚的确出关了,他从密室出来后便直接去了灵池。
他没有算错日子,今日,也是晓星尘重生之日。只见灵池上多出一截白晰的背影。茫然无措。
他缓缓走过去,跪在岸边,掏出了一条缠眼的绷带,帮他绑上,遮住那双空无一物的眼,却被晓星尘紧紧抓住了手腕。
“子琛,是你吗?”
【我在。】
这声音是从心里传来的。
“子琛,是心灵感应?”
这种感觉虚无缥缈,也很真实。晓星尘一阵惊喜,随即消沉。
宋岚哑了是因为他被薛洋割舌了,宋岚是他杀的,是他用霜华杀的,阿箐也死了,他这双手杀了多少无辜的活人,霜华的剑身沾满了多少无辜的鲜血……记忆翻滚如潮,晓星尘的脸越来越白。
他罪孽深重,他不得好死,他为什么要重归于世。
【星尘,错不在你。】这次换宋岚紧紧握住他的手。【对不起。】
宋岚用晓星尘的眼睛凝视着他的脸,一滴泪消无声息地落入池中,一切都错在他的猜忌与冲动。
然后迁怒,分离,孤独,离间,蒙蔽,一错再错,一塌糊涂。
可是他终于说出来了,生前他没有对星尘说的话。
【星尘,一切还能重头再来。】
沉默了很久,晓星尘用轻微的声音道了句:“好”

当年宋岚建立门派之后便去闭关了,因此许多新入门的弟子都未曾见过宋师尊,只听师兄师姐们说宋师尊如何如何。
此番宋师尊出关,身边还多了一位白衣公子。师尊只道是一位重要的故友。
门派的校服是清一色的黑色,这位公子便十分引人注目。加之模样清秀,有与师尊的冷峻不同的柔和之色,一黑一白,一刚一柔,弟子们称赞两人甚是般配。
“子琛,你果真自立了门派。”晓星尘抚摸着霜华的剑身,看着楼阁外不远处正在假山附近练剑的弟子们笑了笑。
他看不见,只是觉得这应该就是他想要的场景。他也正因为志同道合的原因与宋岚结伴终生。
他忽道:“子琛, 你可知人心善变。”
【嗯。】
“当初出山,那时我心比天高,一心救世,兼济苍生。到后来,原来在山上所想的大义凛然全被扭曲。师父教我剑法,却没教我人心。我辨不清是非,更读不懂人心,我以为世上无非正邪,无非善恶,到头来,自己是正是邪,也不能一口判定……”
“人各有命,天命难违,或许许多事我真的不应该管,薛洋说的对,我连自己都救不了,何况天下苍生。”
听到这个名字,宋岚心里很不是滋味。但仍然静静地听着他说。
可是晓星尘却不说了。他紧紧握住霜华,神情极其难看。可是一会儿,他摇了摇头,又道:“子琛,谢谢你。此生遇到你,还不算差。”
宋岚看着他,只见晓星尘挂着一抹释然的微笑。
“子琛,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吗?”
【不知。】
“继续带着霜华,降妖除魔,云游夜猎。不为天下苍生,只为救赎自己。”
【好,我陪你。】
结束。

或许我觉得宋岚和晓星尘就应该这样,朦朦胧胧的。(´இ皿இ`)

官妆也是很软萌的!!!!表白儿子!